長江雲客户端

長江雲公眾號

中紀委“秒殺”8名“老虎”

寧夏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白雪山

11月28日媒體報道,寧夏調研黨風廉政建設工作座談會11月6日在銀川召開,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白雪山參會,臨近下午6時,曾休會10分鐘,在此期間,白雪山被中央紀委帶走。晚上10時20分,中紀委就發佈消息,白雪山被調查。

法制晚報記者梳理髮現,白雪山從被帶走到中紀委宣佈調查通報,前後大約只有4個小時。從今年落馬的30位省部級“老虎”來看,從被中紀委帶走到被宣佈調查,時間最短的是雲南省委原副書記仇和,他經歷的時間只有2個多小時。

數名“老虎”下午被帶走晚上被中紀委通報

法制晚報記者梳理髮現,在今年落馬的30位省部級“老虎”中,至少有8位“老虎”被中紀委“秒殺”,他們從被中紀委帶走到通報被調查都不到24小時。

在這8位“老虎”中,多名官員被帶走的時間和通報時間“高度吻合”,都是下午被中紀委帶走,晚上被宣佈調查。

據《財經》報道,寧夏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白雪山11月6日參加調研黨風廉政建設工作座談會,臨近下午6時休會的時候,白雪山被中央紀委帶走。晚上10時20分,中紀委就發佈消息,白雪山被調查。

南京市委書記楊衞澤,今年1月4日下午楊衞澤接到通知到省裏開會,到達省委後被中紀委的工作人員控制,當天晚上7時45分,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楊衞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中紀委抓人到宣佈最快記錄只有2個多小時

法制晚報記者梳理髮現,寧夏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白雪山從帶走到被通報調查只有4個小時,但這不是中紀委的最短記錄,最短記錄是雲南省委原副書記仇和,他經歷的時間只有2個多小時。

今年3月15日,全國第十二屆全國人大會議第三次會議閉幕,所有媒體人的焦點都聚集到10時30分舉行的總理記者會上,記者會大約在12時35分左右結束。

20分鐘後,一些參會記者都還沒有走出人民大會堂,中紀委在12時55分就發佈了仇和接受組織調查的消息。

很多參加全國兩會的記者都開始回憶今天啥時候曾經見到過仇和。財新的記者甚至在第一時間爆了個獨家:“今日上午10點,第十二屆全國人大會議第三次會議結束後,仇和還坐車回到了雲南代表團的駐地——職工之家。”如此看來,仇和是在代表團駐地被中紀委直接帶走。

與仇和同一天被帶走的還有一汽董事長徐建一,在仇和被通報調查的5小時後,徐建一在下午5時55分也被宣佈接受調查,據財新網報道,徐建一是在出席完人大閉幕會後,在吉林團的駐地金台飯店被直接帶走的。

同樣,當天被中紀委帶走並被通報調查的官員還有河北省委原書記周本順,今年7月24日18點10分,中紀委網站發佈重磅消息:河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周本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很多細心的媒體人發現,7月24日當天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推動會議在北京召開,作為河北省委書記的周本順也參加此次會議,而且還在主席台就坐。

同時官方發佈的照片也顯示,周本順的確在主席台就坐。周本順是在會後被中央紀委人員直接帶走。

今年6月25中午1時,中紀委通報,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肖天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據媒體報道,當天上午十時許,會議中途休息的時候肖天出去了,之後就沒再回來,三小時後中紀委公佈其落馬消息。

頭一天晚上還參加會議第二天就被通報

法制晚報記者梳理髮現,除了以上6位落馬“老虎”當天被通報外,還有一位省部級官員在被帶走到通報不到24小時。

比如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局長、黨組書記楊棟樑在今年8月18日15時20分被中紀委通報接受調查。

根據《天津日報》報道,17日晚,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郭聲琨在天津主持召開國務院工作組和天津搶險救援指揮部聯席會議,楊棟樑還以國家安全監管總局局長的身份參加了此次會議。

8月12日23時20分左右,天津港國際物流中心區域內瑞海公司所屬危險品倉庫發生爆炸。13日凌晨,楊棟樑抵達天津後,來到現場察看情況。

從天津的媒體報道來看,楊棟樑從到達天津直到被通報接受調查,一直在天津沒有離開。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1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