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雲

“白髮書記”文雪松帶貨,鄧亞萍直呼“好吃”

2021-03-15 14:45:52 湖北壟上頻道
分享到:

“賣!賣!賣!”最近一段時間,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縣濯桑鄉漢戈村第一書記文雪松一門心思就是這個字。

文雪松今年38歲,性格內斂沉穩,為了賣貨也“豁出去了”,逼着自己説。觀眾雲集的地方,就很難抑制住“躁動的心”,帶起貨來如同李佳琦附體。

他沒得辦法,漢戈村剛脱貧不久,沒有費用做產品推廣,想打開黑青稞曲奇餅乾的銷路,只能靠“吼”。最近,他把餅乾帶到了北京、上海。

3月3日晚9時30分,中央電視台綜藝頻道《回聲嘹亮》節目現場,文雪松一上場,就把四提餅乾“推銷”給了央視名嘴李思思和嘉賓們。“乒壇女皇”鄧亞萍現場開吃,直誇“好吃,好吃,太好吃了”。

文雪松登上央視《回聲嘹亮》舞台。

央視《回聲嘹亮》現場,嘉賓鄧亞萍對漢戈村餅乾讚不絕口。

這麼高端的宣傳平台上,文雪松沒有公開自己“煙草人”的身份,沒有炫耀自己進村後的業績,他滿腦子就一個想法——賣好扶貧產品,讓漢戈村富起來。

“愛佔便宜”的文雪松到處蹭流量賣餅乾,也不是次次都能得逞。前陣子,他就在上海吃了一碗“閉門羹”。在2月28日舉辦的“2020微博之夜”上,限於主辦方安排,漢戈村的餅乾最終沒能走上舞台。即便捧上了“微博年度影響力事件”扶貧榜樣獎盃,文學依然覺得有點遺憾。要知道,一年一度的“微博之夜”盛典,明星匯聚、粉絲湧動,動輒就是幾個億的流量啊。

在文雪松眼裏,賣貨可比個人榮譽重要多了,肩上的責任沉甸甸的,容不得絲毫懈怠。

連年操勞,不知道哪一天起,文雪松發現頭髮變白了,不過他挺隨性的,甚至都沒聽妻子的話去醫院看看,也許還有恢復的可能呢,畢竟才三十多歲啊!

其實,不是他不願意去,實在是沒那個時間和心境。村裏千頭萬緒的工作等着他,即便回到成都的家,還要多陪陪10歲的女兒。頭髮的事嘛,每次都是“先放一放”。

“先放一放”的背後,印刻着文雪松這兩年的人生關鍵詞——忙碌。在爭當為民服務孺子牛、創新克難拓荒牛、吃苦耐勞老黃牛的征途上,他不僅熬白了頭,也操碎了心。

2019年5月,時任甘孜州巴塘縣煙草專賣局副局長的文雪松主動請纓,到鄰縣的漢戈村擔任第一書記。

巴塘縣海拔只有2600米,漢戈村一躍到了3700米,1100米的海拔落差,增加的不僅是身體的負重,還有工作上的壓力。

漢戈村臨近理塘縣城,各類資源已經用足,加上前任第一書記的努力,讓這樣的村子再進一步,不是一般的難。

逐個走訪98户村民後,文雪松有了自己的盤算——當地青稞產量充足但銷售不佳,可以在青稞深加工上動些心思。他和駐村隊員自費購買了烤箱,一有時間就在村委會小廚房裏“做實驗”。

很快,在專業人士的指導下,文雪松和駐村隊員設計出了一系列特色產品,在綜合考慮口感、成本等因素後,黑青稞系列餅乾脱穎而出。

註冊“漢戈花村”商標,嚴格優選生產廠商,辦理上市手續……文雪松忙得不亦樂乎。

以前,村裏的青稞一斤只能賣3元,製成青稞粉賣給食品廠商每斤能賺6元。村民收入增加了,文雪松忙得更有勁兒了。

然而,由於知名度低和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黑青稞餅乾的銷量一直不温不火,文雪松狠了狠心,決定親自上場“直播帶貨”。

在當地“理塘融媒”平台發佈的帶貨視頻中,文雪松手捧餅乾、糌粑,向網友們賣力吆喝,一頭白髮、滿面滄桑,看得人眼裏直噙淚。

有情懷,也好吃,2020年的5場直播帶貨下來,青稞餅乾火了,“白髮書記”也火了。

2020年12月,受益於“丁真效應”,文雪松扶貧事蹟也受到全社會廣泛關注,新華社、人民日報等主流媒體爭相報道。新華社官方微信公眾號推文閲讀量“10萬+”,網友精品留言獲贊數也過萬。

文雪松和丁真一同參加“2020微博之夜”。

產品供不應求,文雪松忙得腳不沾地,一連幾個月沒有回600公里外的家。

“頭髮全白了,女兒都沒認出我。”説起家人,帶貨時意氣風發的文雪松難掩愧疚,“今年夏天,打算帶她們來漢戈看花海。”

漢戈村口的“藏巴拉花海”位於國道沿線,在通往稻城亞丁風景區的必經之路上。一旦搞紅火了,能為當地村民户均增加上千元收入。

“今年花開時,發動藏族小夥、女娃騎馬、跳舞、搞直播,萬一再火一個‘丁真’呢!”今年2月,漢戈村獲評四川省鄉村振興示範村,這個榮譽重如山嶽,文雪松又打算大幹一場了。

來源:中國農網

編輯:黃小佳

0
分享到:

便民服務

定製服務